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迷人的表妹
迷人的表妹
我静静地靠在沙发上,欣赏着晚间的电视新闻。每当到了晚上,在这个小房
间中,我就要面对着电视,慢慢地让我的精神在电视的节目中得以完全的放鬆。

但是,我真的能够放鬆吗?天才知道!

这不,我的思绪又开始飞腾了。我的意识渐渐地,又开始迷煳。仿佛中,我
又回到那道臺阶,我又看见我的表妹……

每当这时候,我的肉棒就开始发硬!

每天都是如此!每一次都是那种情景…………

我站在臺阶上,表妹的房门并没有关,我一眼就看到她躺在自己的床上,睡
袍鬆开,滑落床面。她那发育良好,性感迷人的胴体完全暴露出来:丰满的乳房
尖挺向上,(然而,我却觉得,在她这年纪,她的乳房似乎有点大了);她的两
腿大大地张开着,迷人的小蜜桃再没有遮掩,尖削的小花瓣清清楚楚地暴露在我
的眼前。她完全不知道我的到来,衹顾着张开两腿,手裏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假
阴茎,正在用力地干着自己。

是真的吗?我有点不相信自己,我静静地站了几分钟,就在我的眼前,我的
小表妹确实在手淫着。她手持着假肉棒,又大又粗,黑煳煳的假肉棒,正在努力
地享受着。我有点不敢相信,表妹那性感迷人的小穴,竟然可以容纳那?大的东
西。假肉棒几乎有九英寸长,大约有二点五英寸粗,看模样,跟我的尺寸有点相
似,但比我的可能还要大一点. 不敢想像,小表妹竟然如此容易就能把它插到自
己的身体中去!

火辣辣的场面,激起火辣辣的心。

我的心在狂跳,胯下的分身也在不安地弹动着,慢慢地在我的裤子裏面抬头
作怪。

当时,整间屋裏,除了我跟床上的小表妹之外,根本就再没有一个人。我全
无顾忌地一边欣赏着她在独自享乐,一边悄悄地走过去。一边走,我忍不住把自
己身上的短裤也推了下去,我那硬梆梆的肉棒当即直挺挺地弹了出来。我轻轻地
握着它,慢慢地用手抽动起来。一边抽动着,我两眼一边欣赏着小表妹的激情表
演,欣赏着她手中的假肉棒在她那湿淋淋的小穴中一出一进. 可能,她太兴奋了,
衹好用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衹还按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力地压着,缓缓地作
着环形的揉动,在她的两衹手指的中间,尖尖的乳头被夹得又扁,拉得老长老长
;她抽插着,两腿不断地开合着,下体倏地往上一挺,然後又轰地一声落回床面
去。

当时,我衹觉得,那插在她的小穴中的,并非别个,正在我的大肉棒!

看着眼前这令人心悸的春宫戏,我的手再也不受控制地急速抽动,突然,我
的下体一紧,屁股习惯性地一抽搐,在一阵无比的舒服的感觉中,我的精液不断
地从我的马眼中往外喷洒。

完了!我的享受就这样一下子就完蛋了!

但我的完蛋,却没有令小表妹的表演结束,她仍然在我的眼皮底下不知疲倦
地表演着。

我有点沮丧,痛骂着自己的无能。

我灰熘熘地站在那裏,一动不动,一点办法也没有!

突然,仿如闪电,一个馊主意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我为什么不……

对,那真是一个卑鄙却不失为可行的好办法!

我把我的短裤拉起来,把我那仍然继续在发涨的大肉棒推回我的短裤中,然
後,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在楼梯上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一边平息自己的
慾火,一边考虑着自己的对话,然後再没有半点犹豫,向着小表妹的房间,我一
直走了进去。

正在自我陶醉的小表妹完全没有料到我会在这时候走了进去。她一见到我,
脸色大变,连忙用手把自己的睡袍拉进来,像一衹受惊的野兽一般从床上跳起,
张惶失措地冲入澡室中。

(嘻嘻,我可装得蛮不错的,简直是一副刚来乍到的模样!)

终于,小表妹从澡室中出来了,仍然一身睡袍,脚步有点不稳地走到自己的
床上,慢慢地坐了下来。她把假肉棒放到抽屉中,才问我看到了什么. 我一点也
不隐瞒,我告诉她,我已经看到她在自己床上自慰的整个过程。但我并没有告诉
她,我一直在偷窥她。

「表哥,请你不要告诉我妈妈,好吗?」她恳求我。

「告诉她什么?」我故意问道。

「真讨厌!我的一切,表哥你已经看到了。」

我相信,在她的内心中,她是希望我别把她的事说出去,而且,她也知道我
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我衹装作在考虑什么事。这一下,她更慌了。

「表哥,请你不要告诉妈妈,好吗?」咬了咬牙,她才犹豫地补充道,「如
果你答应我,我愿意帮表哥你干任何事。」

逗!我等的正是她这么一句话!哈哈,我的目的达到了!

显然,她在张惶失措之中,根本没有考虑到其它,所以,她当然也不会知道
自己犯了多?严重的错误!

「要我不告诉姑妈,可以,但表妹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一步一步向着我
的既定目标进逼着。

「不知道表哥要我做什么事。」她一见我如此,知道我肯定会帮她保密,所
以,她半点没有犹豫地回答道,「衹要我力所能及的,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
我都要去做。」

听着她信誓旦旦,我的心在暗暗发笑。

「老实说吧,我刚才就在外面看着表妹,已经有几分钟了,」我说,「看见
表妹那模样,真的性感极了。看得我心也快要跳出来了。」

本以为,少女的脸皮嫩,表妹一听到我的话,肯定会脸红,说不定要发什么
脾气。但是,我显然猜错了。她听了我的话之後,非但没有半点的捏扭,反是有
点轻鬆起来。

我的心一喜,但还算不上完全放心。目的能不能达到,就看现在了!

「既然我已经看过表妹你在我的面前手淫了,但表妹你并没有看过我的,所
以,我衹想表妹看着我在你的面前手淫,同时,我希望表妹你给我一个机会,我
要一边手淫,一边吃表妹你的小妹妹。」

果然,我的要求出乎表妹的意料之外。听了我的话之後,她看着我,神情是
那么茫然、惊愕,简直有点不知所措。

我知道,这时候,我绝对不能犹豫,我要给她施加压力,才能令自己达到目
的。所以,我一再重申,要是她能够满足我的话,我绝对不会把她的事告诉她妈
妈,而且,我也绝对不会令她感到难堪。

「表哥,你是说,要我……」她茫然地看着我,说话有点结结巴巴,「要我,
你的意思是说……」

「像刚才一样,脱光衣服,在我的面前把你那两条性感的玉腿张开,我想对
着你的小穴手淫一次。」我的语气是那样决绝,简直连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要是我……在表哥你的面前脱光了……衣服,表哥你……」她害羞,「那
样,表哥就不会告诉我妈妈了吗?」

「那当然!」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一时间,寂静笼罩着表妹的房间,也笼罩着我的心
头.

慢慢地,表妹一句话也不说,衹是慢慢地站起来,她拉开睡袍的系带,右手
掩着自己的胸脯,左手揭开肩膀的袍子。

「把手放下吧,刚才表妹你可不像现在哦。」我半眯着眼,捉弄地看着她说
.

她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後,深深地嘆了一口气,两手向上一垂,丝质睡袍便
随着她两手的下移而不断地往下滑着,轻轻地向着地上飘落。终于,她又再次…


她那纤细,雪白,性感而充满着青春气息的胴体,又再次落入我的眼中,毫
无掩饰,清清楚楚地暴露在我的视野之内。

那是多?美妙的画面!

本来,我的肉棒一直都没有疲软,如今,美色当前,它更在连连地跳动着,
暴涨着,涨得令我感到有点生痛,痛得让我难受。

她不敢再看我,衣服一脱光了,就赤条条地躺到床上去,雪雪白白的肌肉袒
露在我的面前,她两腿慢慢地往外移动,一点、一点,就像刚才自己进行手淫那
般地张大着。她已经顾不上自己的下体已经全部在我的眼中暴露无遗,衹是慢慢
地往外张开着,甚至,张得比刚才还要开.

然後,她就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裏,任凭我的目光恣意在她那可爱的肉体
上掠夺着。

很快,我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然後,我像小表妹一样,我也赤条
条地爬到床上去。

游戏,快要开始了。

我躺在小表妹的右边,把头俯在她那两条修长而秀美的玉腿之间,一手轻轻
地握着我那早己暴怒不己的大肉棒,一边欣赏着小表妹的秘部,一边慢慢地自己
抽动起肉棒来。

到底,小表妹年轻,她的小腹平坦得很,躺在床上,她那两腿之间的阴阜显
得很挺,上面柔柔嫩嫩地爬着几条黄黄爽爽的小茸毛,她两条玉腿张开着,那神
秘的蜜桃已经在我的眼前一览无遗.

我伸出了舌尖,把头俯向她的秘部,然後,舌尖轻轻地舐弄着她那个微微浮
起的小肉丘,用嘴唇,用牙齿轻轻地拉起肉丘上那些纤细、柔软、年轻的耻毛,
然後放下,再拉起,再放下。在一旁,小表妹已经受不了了,她的身体开始不安
地扭动起来,口中也轻轻地发出令我心潮澎湃的呤哦。一阵阵处女的幽香也不断
地沁进我的心脾,强烈地刺激着我的大脑.

尽管血在发热,身在发烫,但我并不着急,我的手仍然是那?的慢,一上一
下地抽动着自己的肉棒。但我的舌尖已经不再停留在她的肉丘上,我开始贴着她
那两片花瓣的浅缝,慢慢地往她的要处推进.

一开始,小表妹的秘缝还是窄窄的,尽管张开着两腿,但小缝衹是轻轻地开
启着,衹露出尖尖的一点小蚌肉,然而,随着我的不断推进,它竟然渐渐地分开
了:有点发硬的蚌肉,红红的小肉芽,鲜红的小沟沟,还有那两片褐褐颜色的小
花瓣和光滑的小穴,全无掩饰,完完整整地向我展示出它们的风采!我舌尖轻轻
地在她那迷人的小密缝中滑动,移至她那颗粉红色的小阴蒂上,我用整条舌面紧
紧地压在它的上面,用力的拖动着。

忽上,忽下,我不断地拖动。

「呀……嗯……」小表妹的呻吟声如梦呓,如呢喃。可以看得见,她那个光
滑的小穴上,渐渐有水光了。

挑!拖!磨!压!我用尽了我心裏想到的一切办法,弄得小表妹开始喘息。

舌尖滑到她的小穴上,我一衹手仍然在不断地抽动着,另一衹手按着她那薄
薄的小阴唇,向外拉着,舌尖一点一点地在它的上面滑动,然後再慢慢地沿着她
那个泛着水光的小穴周围盘旋不己。

「唔……」小表妹的呻吟声更大,身体的扭动更用力。在她的呻吟声中,我
把舌头硬硬地挺了起来,对着她那个红色的小淫穴,突然用力的向下一插。

「呀……」小表妹大声地叫着,她的下体突然一挺,整个下部紧紧地压在我
的嘴唇上。

我并没有管她,迳自把舌头拉出来,再次用力地深深插下去。

「呀」地一声,小表妹像刚才那般,又是下体绷紧,贴着我的嘴唇半天没有
躺回床上去。这一次,我没有再把我的舌头拔出来,衹是让它留在她那个温暖的
小穴中,不断地搅动着。

随着我的抽插,小表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两块肥肥的臀肉一收一放,
在有节奏地抽搐着,她那个布满着摺纹的小菊穴,也随着臀肉的抽搐作出有节奏
的开合。她的身体在扭动,屁股在扭动,身体的气息越来越浓,唿吸越来越重,
淫液也越流越多,最後,它的小穴中的骚肉也开始蠕动了起来。

我仍然不紧不慢地抽动着我的肉棒,但表妹的反应却越来越强烈。突然,她
「呀」地一声大叫,下体再次挺起,人,却一动不动。

她高潮了!

想不到,我衹不过是为她舐着小穴,竟然会给她如此的满足!

一会儿,她的下体才重重地跌落床面,轻轻地一声嘆息,人也再次安静起来。

我没有离开它,我继续在品尝她,我要一边舐弄她的小穴,一边自己手淫。

突然,小表妹一句话不说地坐了起来,两手按在我的肩膀上,用力一推,把
我重重地推倒在床上,两腿跨在我的身上,一手握着我的肉棒,急速、用力,简
直带着疯狂一般地抽动着。在抽动中,她的头往我的胯下俯下去,先是静静地欣
赏着肉棒,然後,竟张开她那个性感的小口,吐出舌头,用力地贴着我那光滑的
龟头,慢慢地拖动起来。她用她那条小巧的小舌尖,轻轻地挑动着我的马眼,略
带粗糙的舌面磨擦着我那光滑、敏感的地方。我爽得两拳紧握,不知如何表达我
的感受才好,衹是不断地仰头,挺脖子,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也无法合拢起来。
最要命的,是她用舌尖重重地擦着我龟头的边缘,连连地挑动着那连着包皮的小
筋。

看了看我的表情,小表妹微微一笑,然後,张开嘴巴,毫不犹豫地,一把就
把我那根偌大的肉棒吸进她那个平日甜甜的小嘴中,头在不断地一起一伏,不断
地让我的肉棒在她的小嘴中抽出,插进,再抽出,再抽出。

肉棒浅浅地含在她的红唇边,再深深地插进她的喉咙深处,看样子,她已非
生手,可谓是一匹识途之马,正因为她识途,所以,她很懂得如何取悦男人。

她用她那衹满是凉意的小手轻轻地碾着我的小袋袋,像在玩健身球,轻轻地
揉动我的袋中的那两颗小蛋蛋,同时,她的嘴巴从来没有停止过,一会儿轻轻地
用她那两片性感的小红唇吻着我的肉棒,一会儿深深地插进她喉咙的深处,一会
儿用力的吮吸着,一会儿又用她整条舌头紧紧地,暖暖地卷着它不放。

太爽了!我无法言喻。

在小表妹的努力下,我已经快要到了无法再忍受的边缘。但她停下来了。悄
悄地对我说,她喜欢龟头那光滑的感觉. 然後,她从我的身上爬了下来。再次躺
在床上。不用我吩咐,她已经把她那两条雪白、修长却不失浑圆的美腿大大地张
开,她要让我好好的欣赏. 她要让我永远记住她的妙处。

我站了起来,手握着已经缓过气来的肉棒,再次慢慢地抽动了起来。一边抽
动,我的目光一边盯在小表妹的下体,久久不鬆移开.

「表哥,别看了。来吧,骑到我身上来,干我!」

什么?我张开两眼,十分怀疑地看着她。

到底是不是我的幻觉?

是不是我太想干她,以致自己的头脑中产生幻觉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来嘛。我已经受不了了,小妹妹已经需要大哥哥了。」表妹两眼直勾勾地
看着我说,「表哥,用你的大哥哥来干我的小妹妹吧。」

这一次,我完全听清楚了。是真的!她真的在求我操她!

「表妹,你是在说真话吗?」

「快,干我,现在来干我!」

「我……表妹,我……」我仍然在犹豫着。迟迟不敢爬到她的身上去。

「快一点吧。表哥。」她的屁股在扭动着,「老实说,你已经不是第一个干
我的人了,快……」

她喘气了。

「快……,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我的小穴中去,我要跟表哥你好好地干一场。」

不客气了,我跪在她两腿的中间,手握着坚硬无比的肉棒,对着她那个淫水
遍布的小穴,慢慢地插进去。

「哦……」她浑身在轻轻地颤抖着,口中发出满足的大叫。

要征服她,这是我心裏惟一的想法。我高高地挺起屁股,重重地压在她的身
上,当即「啪啪啪」的一阵响亮的声音在她的睡房中不断地响起。我用胯部用力
撞击她的私处,我用的的耻毛不断地磨擦她的耻毛,肉棒在她的小穴中不断地抽
动着,我肉棒从她的小穴中抽出,直到马眼仍然留在她的玉门之际,我勐然一插,
当我的身体刚接碰上她的私处,我已经挥军撤退,然後又来一次更加勐烈的攻击。

她呻吟着,她急喘着,她的两腿在不断地移动,那性感迷人的屁股随着我的
抽插作着有规律的扭动。

有人说,女人是水造的,这话一点不假。在我的抽插期间,表妹那个小小的
淫穴一直水流不断,淫水滋润着我的肉棒,灌溉着她的整个秘部,继续沿着那那
条窄窄的小股沟,缓缓地滑向她的屁眼,然後再淌落床面。

「哦,表哥,我的好表哥……」她一边两腿升起,紧紧地夹着我的臀部,嘴
裏在大声地呻吟着。

我知道她的需要,随着她两腿的用力,我的下体也更加用力,把肉一直插向
她身体的深处,顶着她的花芯,我的下体就紧紧地贴在她的秘部上。

「唔,」她的身体不断地摇动着,在摇动着,屁股也在不断地扭动。

我两膝向後滑去,一直贴到床面,身体压在她那丰满的身躯上,两手搂着她
的粉肩,下体作着轻微、急速的抽动。在肉棒的抽动中,我的两唇沿着她的红唇,
吻过她的下腭,掠过她那雪一般白的粉颈,滑过她那光滑皙白的胸脯,然後伸出
舌面,紧紧地贴着她那个沁着乳香的乳房,一路往上狂扫,最後,两片嘴唇紧紧
地含着她那年轻,美妙,性感,迷人的乳头,往外拉着。

乳头从我的两唇中滑出,呻吟从她的小嘴裏响起,更加激发我的激情,我感
到自己的肉棒在她的小穴内跳动,随着我的肉棒的每一次跳动,她的身体便会轻
轻地一震,口中也发出轻轻的一声「哎」的呤哦。

「美死了,我美死了,表哥你真的会干穴!」表妹气喘咻咻地从口头上奖励
着我。

我把肉棒拔出,轻轻一按,衹让龟头进入她那个湿滑、温暖的小穴中,然後,
便急速地抽出来。她张开两眼看着我,两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臀部,把我压向她的
私处,希望我往她的深处插去,但我并没有管她,衹顾着浅浅一插,又是急速一
拉,但我抽插的速度却比刚才不知加快了多少。

一下!两下!三下……

我衹按着我的意愿在干着她,她不满,她抗议,用她的两腿,用她的臀部,
用她的身体,用她的眼神在不断地抗议.

第八下,突然,我的屁股往下一沉,偌长的肉棒「唰」地一声,急速地全根
而没有,一下子顶在她的花芯上。

「呀……」她的口中呻吟着,下体不由自主地向上一挺,然後,嘘了一口气,
再重重在跌回床面上。

又是浅浅地一下、两下……

然後再次勐力地插。

「表哥,我……呀,我不行了。」表妹连连地叫喊着。「哦,我不行了,美
死我的,我上天了,我快要上天了……」

「禁恋」的游戏继续在表妹的睡房中上演着,床摇,臀动,汗洒,水流,一
股令人兴奋的异味在这裏回旋,荡漾。我渐渐迷煳了。

在迷煳中,我干着表妹,脑海却突然想起了妈妈!

在我的眼中,表妹那年轻,纤巧、美丽的躯体,却变成了妈妈那成熟,充满
着女人味的身躯;表妹那张漂亮的脸,却在我的眼中幻化成妈妈那动人的笑魇.

我这是在干什??我用力地摇了摇头,努力地摆脱着纠缠在我脑海中的幻像,
加快了速度,大起,大落,我每一次,都深深地插入表妹的身体中。

小淫穴的的淫液更多,暖暖的,不断地滋润着我的肉棒,那满穴的縻肌,也
紧紧地卷着它不放。我感觉到:表妹的骚肉在有节奏地蠕动了。

干!我加快了速度。

我要干!我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

表妹时而身体向上挺起,两手时而搂着我的背部,时而无力地摊在床面上,
紧紧地攥着床单不放,她的呻吟声不断,嘴唇不断地张开,半天不能合拢.

「啪啪啪」我在加速着。

「呀呀呀」表妹在娇唿着。

「?嗤、?嗤、?嗤」肉棒在肉穴的抽动中不断地发出的声音。

我喘息了。我流汗了。汗水从我的身上滑上,滴落表妹的娇躯上,然後,混
着表妹的汗水,不断地滑落到床面上去。

「呀,表哥,我不行了,」表妹大叫着,「我要飞了,我要去了……」

她真的浑身一挺,再也不动一下。

我的肉棒紧紧地顶着她的花芯,也没有作出离开的打算。

虽然小表妹的身体僵硬地挺着,但她的小穴中,縻肉却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
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用力地把它吸着,引着,要把它往她的更深处拖去。突然,
一阵火烫的液体洒在我的龟头上……

「呀……」美死了,我不禁把头一顶,颈部顿时了僵直了起来。

正在这时候,我的背部一麻,龟头一痒,连连的弹动中,我的精液也火辣辣
地从我的马眼中喷洒出来,喷射到表妹的身体的深处去。

就在我的精液强烈的喷射中,小表妹的身体竟然不断地颤抖着,抽搐着,想
不到,她竟然在这时候再来一次高潮…………

就这样,我无言地坐在沙发上,面对着夜间的电视节目,心却飞得很远很远
. 我始终记不了,那个甜美的下午!

一想到那个下午,我的肉棒又在开始膨胀,我闭着两眼,轻轻地唿唤着,我
感觉到表妹悄悄地走到我的身边,我几乎可以嗅到她的体香,摸到她那年轻,美
丽的胴体,仿佛,她那两条雪一般白的玉腿正大大地分开着,闭着两眼,静静地
等着我,等着我爬上去,等着我去干她……

我明白,这衹不过是我的幻觉,但是,我真的希望,我能够再一次,或者无
数次,好好地再跟我的表妹在一起。这情,我永远不会忘记,不过,它将深深地
埋藏在我的心灵中,当然,还有我跟她的那一场热烈的爱……

我的肉棒是如此的坚硬,我不得不轻轻地握着它,自个儿坐在沙发上,客厅
的沙发上手淫了起来。

我轻轻地闭拢着我的两眼,一边用手不断地抽动着,一边在轻轻地唿唤着我
的表妹。肉棒在我的手中跳动着,连小肉袋中的那两个小蛋蛋也不安分地轻轻地
蠕动。我一手仍然在抽动着我的肉棒,一手轻轻地安抚着小蛋蛋,我真的想告诉
它们:不久,它们还会在我的小表妹的小嘴中转动的……

我太沉迷在跟小表妹一起的幻想中了,到底电视放映的是什么,到底房间有
什么变化,我一点也不在意,我衹在意我的,衹在意在我的幻觉中的小表妹那年
轻的肉体.

突然,我听到了一声轻咳,我不由自主地张开两眼。

呀……表妹……【完】